淺說巴文化

巴中,毋容置疑,是巴人、巴族活動的中心區域,是巴國的中心區域。巴人、巴族在巴中南江的斷渠、陽八臺,通江的擂鼓寨、鳳凰包,巴州區的沙泥坪,恩陽區的月亮灣都留下了諸多生活的遺跡、遺存。

“巴”的起源

“巴”名的起源古今說法不一。古人至少有三種解釋:一曰源于河流形狀,曲折如“巴”字,故謂之“巴”;二曰出于動物形象,許慎《說文·巴部》:“巴,蟲也,或曰象蛇”;三曰源于植物,《史記·張儀列傳》:“苴、蜀相攻擊”,“苴”音巴,所以其字遂以苴為巴。對于“巴”名起源,當今有四種說法:一是說蜀人謂平川為“壩”,巴、壩音近,居于平地而曰“巴”;二是說巴人稱石頭為巴,他們的祖先居石穴,因而名“巴”;三是說巴人崇尚白色,“巴”是白的意思;四是說因山勢陡峻險要,走路要爬,爬就是“巴”。

物必有源,名必有因。比較而言“巴”出自于動物更具說服力。許慎在《說文》中釋“巴”為蟲,而蛇在古代也被稱為蟲。巴中市現在境內許多地方仍叫蛇為長蟲,今山東人亦呼蛇為蟲,可見巴、蟲、蛇為同類。具體說,“巴”是“蛇王”,又叫蟒,體勢盤曲,“巴”為“蛇”的象形字。

再說伏羲、女媧“人首蛇身”的圖騰形象。《山海經·海內經》曰:“西南有巴國,大嗥(伏羲)生咸鳥,咸鳥生乘厘,乘厘生后照,后照是始為巴人”。可見,伏羲女媧是巴人的先祖,《帝王世紀》《列子·黃帝篇》《淮南·說林訓》都記載伏羲、女媧風姓,人首蛇身。這可以說明兩點:一是伏羲、女媧的人首蛇身,他們以蛇克蛇,是帶領人民同禽獸蟲蛇作長期斗爭的英雄人物。二是伏羲氏把他們的后裔分封降居于長江之北的丹山、巫山和巴一帶,后來他的裔孫們,又發展到長江以南的武落鐘離山一帶,這里是蛇的世界,古代就有“蛇巫山”一說。伏羲、女媧已是母系向父系社會過渡的交替時代,伏羲與女媧的風姓巴人與蛇之間有著必然的聯系,直到漢代《魯靈光殿賦》還有“伏羲鱗身,女媧蛇身”的繪畫圖象。從伏羲到后照到巴人不知經過了多少時代,但他們世代都是斬蛇殺蟲勇士,他們一代繼承一代斬殺蛇蟲的經驗與業績,才改造了這個蛇的世界。后來就有了巴地、巴山、巴水等等名稱出現,更才有巴豆、巴山豆、芭蕉等不可勝數的帶“巴”字植物名稱出現。

巴人

《山海經·海內經》上說:“西南有巴國,大嗥伏羲之裔———后照是為巴人。”“大嗥生咸鳥,咸鳥生乘厘,乘厘生后照,后照是始為巴人。”

據遠古的傳說,巴人是水上漂來的氏族。說是到了伏羲的第四代為后照。后照有兄妹二人,長大成人后,兄妹二人率部族男女數百,踏上了西行的道路,天降大雨,且連日不停。后照兄妹同乘一筏,任水漂流到巴山北麓靠岸。劫后余生的后照兄妹,在林中采摘野果充饑;然后四山奔走,尋找幸存的族人。找了半個多月,不見族人蹤影。

后照兄妹找不到一個族人,在洪水退了以后,重返西王母族轄地,只見四方一片洪水劫后的慘景。后照兄妹心灰意冷,又從原路返回巴山北麓,并向南探尋,想找到其他民族兄弟和一塊理想的生息之地,以便繁育后代。他倆發現越往南走地勢越低,有了上次在洪水中死里逃生的慘痛教訓,兄妹二人認為巴山高度適中,能抵擋洪水,且氣候宜人,野果漫山,獵物遍地,是繁衍生息的理想天國。于是重返巴山南麓,決定在此定居。

然而后照兄妹身邊已沒有別的人了,兩人一直為兄妹不便生兒育女而苦惱,于是妹妹想出了由天來斷定的辦法,采取“隔河穿針”“隔河合磨”的辦法來看天意,均獲成功。兄妹二人不禁感嘆此為天意,于是捧出八卦,供奉在圣石上,拜畢成婚。迄后,他倆生下九女七男,按伏羲族譜世序排列,為伏羲第五代氏族“巴拉”(亦稱“巴納”)。相傳這就是巴人的始祖。

巴山巴水,是巴人世代繁衍生息的地方,是孕育巴族文明的搖籃。“巴拉”的若干后代,與相近的異族結合,在巴山南北和尾緣繁衍,他們又向今湖北、湖南西部一帶移居、開發,逐漸形成了一支龐大的巴人族系。

巴族

巴人發展到黃帝時代,族人興盛起來,成了黃帝部落的一支民族———巴族,史稱黃帝的親族。在新石器時代,有一支住在赤、黑兩穴的巴、樊、曋、相、鄭五姓人氏,在湖北武落鐘離山(今湖北長陽西)清江一帶,長期過著狩獵生活。到了青銅器時代,他們沒有君長(族長),于是五姓共同約定:實行五姓聯盟組成部落;實行擲劍、劃船比賽,獲勝者立為君長。各姓中選派一名高手參加比賽,巴氏選派的代表名叫務相。比賽分兩場進行:

第一場擲劍。在鐘離山南巖處,有一碗口大圓洞,參賽者站在距離洞口數十米的地方,將劍擲入洞內的為勝者。比賽開始,住在黑穴的樊氏子射箭手木登、曋氏子狩獵手石力、相氏子捕魚手木乍、鄭氏子攀登手邸合,個個將劍擲出后,或是偏左偏右,或是偏高偏低,沒有一人擲入洞內。住在赤穴的巴氏子務相上場,劍執手,弓箭步,頭一望,眼一瞄,“噓”的一聲,劍入洞,劍柄露出洞口,眾人無不喝彩。

第二場劃船。清江河里,停著5條裝滿泥土的木船,水近船舷,若再加重量,船就會下沉,十分驚險。誰將船撐入江心,再上下各劃300丈,船不沉水者為勝。黑穴等四氏的參賽者上船后,人和船俱沉水中。而赤穴務相上船,撥櫓到江心,又往上下各劃300丈后,將船撐回原處。

比賽結束后,眾人擁立務相為君,起名“廩君”。廩,為糧倉,米粟收儲、職聚之所,給養、俸祿的象征;廩君,巨而不可侵犯,為帶領族人生活安好、子孫昌達的象征。

巴國

務相當了廩君,率領鐘離山的巴族,在清江流域種植食用作物,發展畜牧,狩獵捕撈。每天日出,廩君吹響牛角,吆喝族人出門勞作;日沒,又吹響牛角,號令大家回屋休息。這就是“日出而作,日沒而息”一語的來歷。廩君在帶頭勞動中,頭上包一塊黃巾,身上披著麻袍,手中執著銅斧(司刀),一副英雄氣概。

接著,組織族人遷入漢水流域,后來又抵江漢平原,巴族部落在商王朝初中期,形成了江漢流域眾多的方國之一。后來東進、西移、南下,直達今湖北西部、四川東部、湖南西部、陜西南部等廣大地區。其間,巴族方國受到夏族文化的影響,經濟發展,勢力日壯,先后在丹淅流域和今涪陵、忠縣、重慶一帶建立了自己的國家———巴國,組織自己的軍隊,在漢水流域等地,取代“巴蛇神”的統治。各支巴族,在廩君的統率下,創造了古巴國歷史。

到了周朝初期(武王九年),廩君率巴國軍隊參加了武王在孟津的伐商聯盟。第三年,伐紂大軍從孟津渡過黃河,殺向牧野,直搗商都朝歌。

巴國軍隊,十分勇猛,以鼓角懾敵,以戰舞(巴渝舞)凌敵,以奮勇沖殺制敵,使商軍兵敗如山崩,紂王敗逃,自焚而死。

《華陽國志·巴志》說:“武王伐紂,實得巴蜀之師,巴師勁勇,歌舞以凌殷人,前徒倒戈。”意思是說,武王討伐殷紂王時,全靠得到巴蜀軍隊的支持,巴國的軍隊很強悍、很勇敢,以唱歌跳舞和打仗結合,使殷商的人害怕,殷商的先鋒隊一看到巴軍歌舞善戰的氣勢,便紛紛倒轉戈矛去打殷商的軍隊。

《華陽國志·巴志》又說,周武王打敗殷商后,以其宗姬封于巴(封地丹淅流域,今河南淅川縣、湖北丹江口市、陜西丹鳳縣之間),爵之以子(周朝分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巴國自這時起稱巴子國。

巴國受封“子國”,巴族成了周的親族。廩君死后,魂魄化為“白虎”,巴人便將原來的蛇圖騰改為虎圖騰,來紀念廩君。

春秋戰國時期,巴人深受長江中游楚文化的影響,楚的政治、軍事、文化不斷流入巴地,而巴人的音樂歌舞也傳到楚國,深受楚國群眾歡迎。

公元前316年,秦惠文王派兵相繼滅了蜀國和巴國。巴國滅亡后,巴人一直在此居住、生活。

巴人遺跡

南江陽八臺遺址發現于1977年冬,當地農民搞農田基本建設,在距地表5至7米深處挖掘出大量的史前遺物,南江中學學生揀到了一件磨制石斧,立即遞交縣文化部門,文化部門工作人員一看,判定這是一件不同尋常的器件。1979年冬,四川省文物考古隊對陽八臺遺址進行現場挖掘,清理出石鋤、石斧、石鑿、石壁、石珠、穿孔器、刮削器等磨制石器及夾沙、刻劃紋、粗繩紋、細繩紋等灰陶,無紋細泥紅陶、炭核等100余件。考古人員又在陽八臺遺址西面壩前下方石坡上發現有7組21處磨制石器的礪痕,東面壩的內側斷面距地表1米處發現燒土文化層,外側1.3米處刨去浮土可見密集的陶片與燒結土。據考古專家測定,陽八臺原始人群大約生活在距今5000—9000年以前的新石器時代。20世紀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斷渠遺址陸續發現了原始人群的礪石場和人骨化石,出土了大量的石鋤、石斧、石鏟、石刀等新石器時代的石器和陶片。南江縣博物館在中渠出口的山邊發現磨制石器的礪石工場1處,隨后又在中渠東頭巨石構成的縫隙中,發現磨制石斧2件,石鋤1件。中國科學院古人類研究所的專家對斷渠古人類遺址進行了高度評價,認為:“大巴山是長江、黃河兩大流域的結合部,斷渠的化石對中國人類的發展,有重要的科研價值”。

1987年,四川全省進行文物普查,經對春在鄉擂鼓寨村“方田”(小地名)所挖出的石器線索進行追蹤,確認為新石器時代遺址。1990年12月3日,經國家文物局批準,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通江縣文物管理所聯合對擂鼓寨遺址西南區進行了首次試掘,試掘面積100平方米。通過歷時40天的挖掘,3個考古坑共掘出陶、石器20685件(片),其中陶器制品19873件(片)、石器及石器半成品812件(片),但較為完整器物只有石器與陶紡輪,其余陶片殘破。出土石器可分為細石器、打制石器、磨制石器三大類,以磨制石器為主。細石器為燧石等,共出土4件,均為刮削器;打制石器有肩石鋤、尖狀器等;磨制石器為斧、鑿、鏃、矛、石球、盤狀器等。擂鼓寨遺址年代相當于“龍山時代文化”,經測定數據推定擂鼓寨遺址距今5000—4400年之間。毗鄰擂鼓寨遺址幾公里外的鳳凰包遺址,山勢呈東西走向,東與擂鼓寨遺址相連,西部余脈接通江河。專家考察、發掘后認定,鳳凰包遺址東西長200米,南北寬120米,分布面積2.4萬平方米,屬于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址。

1976年,恩陽區農民在平整土地時發現月亮灣遺址,但部分文物遭到破壞,僅收回磨制石器和一些陶片。1983年,通過文物保護政策的宣傳教育,農民王文章主動獻出磨制石斧兩件,其后,省、地、縣聯合組成文物普查隊,前后挖掘出土磨制石斧10件、砍砸石器2件、采集陶器170余件(片)。經文物專家鑒定,月亮灣確認為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存,與三峽地區龍山時代文化和三星堆一期文化較為接近,距今4600—4300年間。

巴州區的沙泥坪遺址,南北走向,南北長150余米,東西寬100余米(通江70米,巴州30米),面積15000余平方米。據介紹,1996年12月該村四組在維修堰塘時挖出大量的紅、灰色陶片堆積物,原社長陳會其在自留地取土時挖出了磨制石器石錛、石斧等。2009年11月2日,巴州區文管所在此田野調查時又發現了一些紅、灰色陶片。斷崖上可見文化堆積分布,文化層厚約0.75米,從斷面通過清理的文化層中有夾砂褐陶、灰陶、黑陶片和石器殘片等,地表采集石器以礫石器為主,器形有石斧、刮削器等。陶器均為手制,火候較高,以夾砂陶為主,紋飾有斜方格紋等,器形罐較多。據采集標本的特征分析,該遺址為新石器時代中晚期,屬四川龍山時代譜系和類型。

推薦視頻

關于本網 - 商務合作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 法律顧問
福建22选5大星走势图